中国当务之急是处置僵尸企业 绿日乐队演出意外 海龟误食塑料死亡

中国当务之急是处置僵尸企业   文 新浪财经意见领袖(微信公众号kopleader)专栏作家 津上俊哉   当务之急是斩钉截铁处置“僵尸企业”,坚定不移减少过剩产能,让“僵尸”入土为安,腾出宝贵的实物资源、信贷资源和市场空间。“僵尸企业”本来已“死”在那里,就不要再维持了。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,这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竞争性原则的要求。 中国当务之急是处置僵尸企业   产能过剩,僵尸企业,房地产库存……列出当前在中国凸显的经济问题的话,过去几年发生了投资泡沫是毫无疑问的。它在整个中国的资产负债表上积累了巨额的没有效率且名不副实的“资产”,如果对此认真地做“减损评估”,就需列入巨大的亏损。而且为投资举债,但无法以其收益偿付的“负债”也就是“潜在性不良债务”了。整个中国的资产负债表受到了严重的损失。   一旦发生这个问题,国家经济的反应哪里都一样,就是有望能活下的企业们为了修复受损的资产负债表,拼命地压缩投资和负债(去杠杆),并且无望的僵尸企业们被宣布“资不抵债”之前只能企图“借新还旧”。   宏观来讲,一旦发生这个问题,用债券收益量的“长期利息率”呈现“山”型涨跌(看图标)。   此图标暗示的坏消息是什么?“去杠杆”和其所带来的经济低增长将至少持续5到10年。这里越能忍住低成长所带来的痛苦,摆脱痛苦的时期就会来得越快。但反过来,格外重视“维稳”的中国应该不太拿手忍住大痛。中国长期利息率在2014年1月份达到了高峰,虽然已经过了2年,但前面还应该有5年以上的“低增长之路”得走。   那么有没有好消息呢?虽然前段时间干了投资泡沫,悔之晚矣,但之后中国的党中央和国务院的思路较明晰并正确,比如,“新常态”“供给侧改革”等。   当前最关键的课题是不让资产负债表进一步恶化,最终导致所谓“资产负债表危机(balance-sheetcrisis)”。从这个角度来评估,中央自首次提倡“新常态”的2014年第二季度起,避免”强刺激“,容忍经济成长减速的态度很明确。它在2016年1月4日人民日报的“权威访谈”中更加明晰了“围绕去产能、去库存、去杠杆、降成本、补短板‘五大重点任务’,坚定地干、大胆地干、扎实地干、精准地干、决不回头地干。”   就“供给侧改革”而言,有“几家欢乐几家愁”的状况。就培育一批新兴产业的课题上,中国已经表现得很好,尤其在移动通信有关的服务业已领先于日本。但就国企改革,整顿过剩产业,处置僵尸企业等课题而言,虽然中央的思路很正确,它在上述“权威访谈”里也这样提及。   当务之急是斩钉截铁处置“僵尸企业”,坚定不移减少过剩产能,让“僵尸”入土为安,腾出宝贵的实物资源、信贷资源和市场空间。“僵尸企业”本来已“死”在那里,就不要再维持了。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,这是事物新陈代谢的客观规律,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竞争性原则的要求,要敢于和善于进行这种“创造性创新。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多重组、少破产的做法的真假仍需看其行。   中国朋友们!后泡沫期的低成长是蛮痛苦的,尤其与前段时期的高成长相比,有好大的“落差”感。并且最近有几个全球经济动荡,在中国也有股市暴跌,汇市不稳定等事件,有时你们过于悲观,但你们政府的思路从全球标准来判断也是对的,只要朝着这个方向奋斗下去,天不会塌下来。   (本文作者介绍:日本著名经济评论家,曾任职日本经济产业省20余年,原日本驻华大使馆经济参赞、东亚CAPITAL总裁、中日架桥基金创建人。)   本文为作者独家授权新浪财经使用,请勿转载。所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。相关的主题文章: